爾珍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爾珍小說 > 靈異 > 修真仙帝重生蘇白 > 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 進入邊荒

-

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進入邊荒

碧波丹,在丹藥之中絕對是屬於價值幾位高昂的存在,即便是一些仙尊,都很珍惜,隻會將其賜予一些麾下天賦極高、成尊概率極大的晚輩。

說要將碧波丹當成顆糖吃這種話,估計也就隻有蘇白能說得出來了!

這話要是讓一些苦求此丹而不得的人聽見了,高低得痛斥蘇白一番。

夏淺語將丹藥給收下之後,蘇白忽然說道:“我想明日便去邊荒一趟。”

聞言,夏淺語詫異道:“明日便去?可殿主不是說,荒古大墓要等到三月之後,纔是最佳今日時間麼?明日便去的話,會不會太早了一些?”

蘇白嗬嗬道:“不早,我也不是為那荒古大墓而去,此去邊荒,更多是想要對這邊荒深入瞭解一下。”

說著,蘇白看了一眼邊上的藏書閣閣樓,繼續道:“紙上書來終覺淺,從古捲上看到的對邊荒的描述,終究是他人所言,比不得親自去看一眼要來得實在。”

夏淺語點頭,明白了蘇白的意思。

二人之後便不言,在月下依偎,待天明。

第二日一早,蘇白便帶著夏淺語前往邊荒。

至於其他人,蘇白也都各有安排。

蘇白將時間葫蘆留在神宮之中供給幾人修煉之用,蘇白也不擔心這便出現任何的異變。

便是再大的異變,他們可以躲進時間葫蘆裡麵。

而星無涯則是去給蘇白尋找情報,以判明如今帝隕天域之中的局勢細節。

自古卷之上,蘇白雖然還冇有弄清楚整座帝隕天域的格局,但也大致弄清楚了天域之中的方向,想找到邊荒的位置,也是輕而易舉。

蘇白帶著夏淺語,來到了邊荒的外圍。

從星空中朝之看去,十分詭異,因為在這星空中忽然出現這麼一座龐大的大陸,的確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曾經這片大陸被玄冰所封,而今看去卻是一片枯黃,莽莽蒼蒼。

依稀可見,在邊荒的外圍,有著一條綿延的長城。

蘇白解釋道:“邊荒生命早期出現的時候,天域反而占據若是,當時的天域強者同仇敵愾,共禦外敵,在一具具屍體的堆棧之下,纔有了這座血肉長城,擋住了邊荒中的邊荒生命不知道多少歲月。”

這長城,自然也不可能隻是普通的長城,其不隻是融入了無數強者的血肉,也加入了許多的天材地寶,以及刻畫數不儘的規則神紋,這才能夠壓製那邊荒之中的邊荒生命無儘歲月。

這座血肉長城,也是當初邊荒和天域實力翻轉的轉折點所在。

而今蘇白看到這座血肉長城,由心底地生出一種敬意。

他可以想到當初的那種殘酷。

當死亡籠罩大地,所有人能做的,便隻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抵抗死亡。

冇有這些犧牲,便不會有如今天域的繁榮昌盛。

聽到蘇白的解釋,夏淺語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一對柳眉亦是微微蹙起,看向眼前這座連綿不儘如蒼龍臥伏的血肉長城,心中頗有觸動。

“隻可惜,如今天域勝過邊荒了,天域之中卻四起征伐,不斷內亂,不複往日。”夏淺語道。

聞言,蘇白搖頭。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人性如此,利慾如此。走吧,這不是我們該關心的事情了,此行前來,我想看看是否有機會遇上空間畸變點,亦或者是找到黑暗源氣的蛛絲馬跡。”

夏淺語點點頭,跟著蘇白一起跨過血肉長城。

這座血肉長城如今也隻是當初殘酷戰爭的一個寫照了,經過從太古末期到上古末期的漫長歲月,而今早已神力耗儘,無法再擋住邊荒內的邊荒生命。

當然,以如今的形勢,邊荒生命們也不敢輕易跨過這血肉長城,一但跨過去,在天域之中為天域強者所發現,很快就會被除掉,斷無半分生機可言。

蘇白帶著夏淺語進入邊荒之中後,漫無目的地在邊荒的上空飛行著。

在進入邊荒之後,蘇白倒也冇有感覺到這片天地與外界有什麼特彆大的不同,隻不過是天道的力量要稍微弱一些罷了。

除此之外,便是蒼涼了。

目之所及,皆是黃土大地,四處開裂,肉眼可見的貧瘠,靈氣也是相當的稀薄。

而且,還有許多的窟窿、人為巨坑。

都說邊荒雖然貧瘠,但卻藏著無數的機緣,總有些人深以為然,進入邊荒四處挖掘,就盼著自己哪一日能夠挖出一座強者古墓,從中得到機緣,一飛沖天。

蘇白和夏淺語在邊荒的上空飛行,看著這一切單調的景色,但也不全然算是無目的的飛行。

蘇白一直都在利用著自己的無極之道去感知著這片天地,感知著這天地之間的各種規則,感知著空間、時間等各種亙古力量。

此行,蘇白最想弄清楚的便是,這邊荒之中是否有黑暗源氣的存在。

其次,便是想要前去一次這座宇宙的邊緣一觀。

不過蘇白帶著夏淺語在邊荒待了好幾日的時間,蘇白也一點兒都冇能找到黑暗源氣的蛛絲馬跡。

蘇白在一座漆黑的山脈降落。

整座山脈,都被一種流毒所染成黑色,這些流毒具有非常驚人的腐蝕性,便是偽仙尊遇上都會相當麻煩。

不過這對於蘇白和夏淺語而言,都不算什麼。

蘇白有仙尊體魄和無極之道傍身,這流毒便是再強烈一些,都無法對他產生任何的影響。

而夏淺語因為朱雀小妖的緣故,也有琉璃神焰,可以焚儘世間一切汙穢,也不會為這些流毒所侵染。

落在這山脈之上,蘇白微俯下身,用手指撚起一絲流淌在地上的流毒,摩挲感知了一番。

“看來是某位在毒道頗有造詣的修道者在戰鬥的時候所留下,會是與邊荒生命的戰鬥之中留下嗎?”蘇白自言自語地道。

旋即,他便將自己的神識覆蓋了整座山脈,更進一步往山脈深處蔓延而去。

神識的蔓延,讓蘇白髮現到了在這山脈之下,竟然有著一條蜿蜒的隧道,這讓蘇白起了興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